阅读文章

”那人又一声轻叹

[ 来源:http://www.wggbqg.com | 作者:网友 | 时间:2020-06-04

对于图尔来说,今天真是糟糕的一天。首先是王后因为族亲的问题和他大闹了一场,随后长老议会又否决了他提出的减税议案,从而使民众长老多思扬言要停止对他的民众意向支持。更另他恼火的是他的女儿灵公主竟然公开拒绝嫁给大非国的国王土曼,致使大非国宣布与华龙王国断绝了贸易关系。图尔此时感到头痛欲裂,胸口像压了块大石头般难受,虽然海边的夜风使他不再感到烦躁,但他依然感到沉闷与压抑。不知过了多久,在阵阵的海涛声及深广的星空下,他慢慢平静下来。他忽然觉得有些后悔。土曼的使者宣布两国断绝贸易关系后,他把女儿狠狠地训了一顿,在她仍倔强地坚持不认错后,气昏了头的他扇了女儿一记耳光,随后就气冲冲地独自来到了海边。一阵清凉的海风吹来,使图尔顿觉得舒畅了许多。“想想也是,女儿说得对,难道为了自身的利益就可以牺牲她的终身幸福吗?如果是这样,女儿和奴隶又有什么区别呢。她有选择幸福的权利,自己虽然是她的父亲,但把她像货物一样送给别人,是否太残忍了……唉,越想越乱!还是回去吧,跟女儿好好谈谈。”摇摇头,图尔起身向王宫走去。※※※※大都的夜色很美,虽然已经很晚了,但街上仍很热闹。走在繁华的大都街上,图尔的心情逐渐好了起来,做为国王,看着自己的国家富强毕竟是件很开心的事。一阵香气袭来,图尔忽然觉得有些饿,抬头一看,旁边是一家饭店,略一踌躇便走了进去。饭店里客人不多,图尔点了几样爱吃的小菜,随眼打量店里的客人。靠窗口的第一桌是一个年轻的武士,剑眉星目,体形矫健,应该是个高手。旁边坐着个老者,二人正轻声交谈。第二桌是个紫衣女子,体形很美,可惜面对窗外看不见面容,只是看其体态优美,像貌也不该差到哪去。第三桌是一个白袍男人,这个人引起了图尔的兴趣。他头发漆黑,但两绺长鬓却是雪白的,五官极其端正,黑眼睛,应该是东方人,但他的眼睛竟然有一层淡淡的蓝色眼翦,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他的皮肤极白和光洁,隐隐可见皮下血管,而他的眼角和额头却又有细细的皱纹,这个人既像是三十来岁的青年,又像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但他的神态举止却稳重得像个六七十岁的老者。图尔被这个奇异的人深深地吸引。他给人的感觉就如同深广的大海、宁静的湖水、圣洁的雪峰。这种气质、这种风范是阅人无数的图尔从未见过。而这样的人必是大圣、大贤者,当世有此等风范者会是谁呢?看着这个人,图尔有一种亲切的感觉:这个人绝对不会是他的敌人,而将会是他的父亲、导师、朋友,这个人将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图尔起身,轻轻走到这个人的前面,行礼。那个人注视着图尔,没有任何表情,只是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说道:“我已经等你很久了。”图尔觉得心一跳,恭敬地说:“请恕在下愚钝。”那人又一声轻叹,“家在何方?你有多久没有回家了?”图尔心中一动,但仍未把握住那种感觉,考虑了一下,答道:“我刚找到回家的路。”那人不语,半晌,起身飘然而去。图尔一时间未醒过神来,仍呆呆地站在桌前。“喂,人家都走了,你还发什么呆呀!”一声清脆的声音把图尔惊醒。他转身一看,是第二桌的紫衣女子。这女子二十左右,清秀可人,是一绝色丽人。图尔对她一笑,说:“神不由人。”那女子微笑:“凡是见过他的人都会这样。”图尔眼睛一亮,问道:“姑娘认识他?”女子摇摇头,说:“神龙一现举世惊,天下谁人不识君。这样的人谁不认识?但偏偏天下无人认识他。”图尔点点头,道:“姑娘说得对,这样的人举世可数,决非凡人。只是为何没有人知道他是谁?”女子轻叹了一声,说:“阁下也非凡人,我跟踪他这么久了,只见他和两个人说过话。”图尔大奇,问道:“你跟踪他?”女子一笑,说:“从一年前我见他第一眼起,我就一直在找寻他,今天是我第十二次见到他。”图尔略一沉吟,道:“姑娘与他有缘。否则,以他的智慧和能力可以不见任何人,更何况让你见了十二回呢。”女子点点头,说:“我知道,但他为何让我见到他,却又不与我说话呢?整整一年了,我只听他说过两次话。包括刚才与你说的那两句话。”说完,这女子俊秀的脸上闪过一道淡淡的忧愁。图尔怜惜地劝她:“姑娘莫急,也许时缘未到。”女子叹了口气,道:“但愿如此吧。”“这位先生和姑娘!”一声清朗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对谈,二人转身一看,正是第一桌客人中的老者。老者拱手道:“你我几人似是兴趣相投,不如一同相诉如何?”图尔举目打量,见这老者润面长须,双眼有神,气质不凡,不由对他甚有好感,便有意结交。他看看了紫衣女子,那女子点点头。便微笑道:“如此甚好。”二人转而来到第一桌,那老者拱手道:“在下品一风。”然后一指旁边的青年武士说:“这位是本人的主公,刀雨。”“刀雨!”图尔深感意外,“原来是新世帝国王子殿下。”刀雨轻轻一笑,说:“本人此次只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到贵国,今夜初至宝地就结交了阁下,备感荣幸。殿下二字就免了吧。”“那我还得称你为殿下吧?”一旁的紫衣女子语气淡淡地说。刀雨有些尴尬,知道刚才对图尔的话犯了忌,把旁边的姑娘得罪了。他忙道:“哪里。只是姑娘外秀内慧,在下不敢妄自唐突,请姑娘不要生气,我在此赔罪。请问姑娘芳名?”此话有奉承之意,说得那女子轻轻一笑,道:“赔罪就免了,我叫丝露,夏国人。”图尔不由大为感慨。新世国地处北方第二大陆的中央,属于中等国家,这刀雨虽然贵为王子,但平易近人,为人处事极为得体,应是智勇双全的人物,极不简单。这时三人都互报了姓名、身份,便望向图尔。图尔忙拱手道:“欢迎三位来到华国,本人图尔。”此语一出,举楼震惊。“啊!”刀雨、品一风、丝露三人不由齐声惊叫,立即单膝跪地,齐声道:“拜见国王陛下!”其他两桌的客人也急忙单膝跪地道:“国王陛下!”图尔立即就后悔声音太大了。他急忙扶起三人,说:“不必多礼,现在我也只是个普通人,大家还是以友相称吧。”三人都没想到与他们相交的竟然是华龙王国的国王,很是不自然。图尔继又转身对另外的人道:“众位请起。今夜我只是以普通人的身份与朋友相会,很抱歉打扰了你们吃饭,今晚所有的账都由我来付。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请继续吃饭,如果感到不便,请自行离去,图尔它日另行赔罪。”图尔此话一出,打消了众人的惶恐,众人恭声道:“谢国王陛下。”起身继续吃他们的饭。平消了局面,图尔转身对刀雨、品一风和丝露拱手,歉意地说:“我此次微服出宫是想随意散散心,没想到结交了几位朋友。我本不想表露真实姓名的,以免骇人。但见几位待人坦诚,如果隐瞒,也就是小人之举了。惊扰了大家,图尔再次致歉。”图尔一番话诚恳地说出,大家顿时觉得自然了许多,纷纷拱手道:“哪里,陛下过谦了。”四人重新落座,图尔对刀雨问道:“你父身体可好?”刀雨恭声道:“父王身体安康,多谢陛下关心。”图尔感慨道:“三十八年前,我曾与你父有过一面之缘。你父亲文武全才,器宇不凡,给我的印象极其深刻。你的气质很像你父,而且也同样是文武双全,难得,难得。”刀雨道:“陛下爱才。但我不及我父的十分之一,还需要多向长者请教。”图尔点点头说:“年纪轻轻,贵为王子,但不恃骄自傲,前途无量啊。将来贵国定能更加强大。”刀雨谦虚道:“我父教导,刀雨时时不敢忘。就算我国将来能在我的治理下更加强大,那也是前人打下的基础,我只不过是填砖加瓦而已。”此话不但表现出刀雨的谦虚谨慎,也更把图尔之类的在位老王国赞扬了一番,听得图尔极其受用。图尔不由得感叹道:“你父英雄了得,还有你这样了得的儿子,真是令我羡慕啊。可惜我没有儿子,否则非得和你父比比。”想起嗣下无子,图尔说完不由得有些黯然。刀雨忙道:“今日偶遇陛下,一见如故。陛下的风采令人钦佩,本人不敢高攀,但我心里已将陛下当做了父亲。”图尔一笑,有心收其做义子,但事关重大,虽然对刀雨的印象极佳,但也马虎不得。便淡淡地说:“此次王子前来我国,是否带来你父的信件?”图尔明是询问新世帝国国王刀道林是否有信件给他,暗里却是不经意地探寻刀雨身份的真伪。刀雨微微一愣,但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有些难为情地说:“此次我们只是以普通身份来的,所以我父没有给陛下信件,但我父说你见到这个戒指便是见到他了。”说着摘下指上的一枚戒指递给图尔。图尔接过戒指细看。铂金托的红宝石介面上精雕细琢地刻着“新世国次玺印”六个字,证明此戒指正是新世国王子身份的标志。当时绝大多数国家的国王、王子、长老等贵族,均使用专用的戒指来做为身份的证明标志,同时也做为印章使用,这种戒指均是在极其坚硬的宝石戒面上刻上字。而这种在宝石上刻字的技术及设备,也仅仅掌握在国家王族成员中有限的几个人中,澳门棋牌游戏网并且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一套防伪技术, 澳门在线游戏平台投注其他的国家无法仿制。图尔在三十八年前与刀雨的父亲刀道林相遇, 澳门游戏在线投注平台当时还是王子的刀道林手上戴的, 澳门在线游戏平台投注网址正是此时刀雨的这枚戒指。图尔确定了刀雨正是刀道林之子,随手将戒指递回刀雨,长叹一声,试探道:“多谢王子体谅我心。唉,但我始终还是嗣下无子……”此话一出,刀雨还未领会,丝露已经明白,她在桌子底下踢了刀雨一脚。刀雨一愣,这时品一风的一脚也踢在了他的腿上。刀雨立即领会,起身恭声道:“请恕晚辈唐突。晚辈与陛下一见如故,陛下如若不嫌,我愿拜陛下为父。”图尔大喜,仰头大笑,“感谢上天,赐我一子!”这回刀雨不用别人踢了,立即拜倒在图尔面前,恭恭敬敬地说:“父王在上,请受义子一拜。”图尔坦然接收,略一考虑,从手上退下其中一枚戒指交给刀雨,“这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物,凭此物你可以在我国畅通无阻,甚至可以直接走进我的寝室。”刀雨大喜,有了图尔的信物,他们此次之行可以减少许多麻烦。他也立刻明白了图尔的用心:图尔知道他们此次是非正式入国的,这样会有许多的麻烦,而有了这个信物就万事无忧了。刀雨不禁为图尔的细心和宽怀胸襟所感动,觉得图尔真是一个可敬的老人。怀着感激之情,刀雨恭敬地亲吻了三次戒指,然后戴上,再次一拜,道:“多谢父王,孩儿感激不尽。”图尔微笑,知道刀雨明白了他的用心。礼毕重新就位,丝露笑着对图尔说:“恭喜陛下得子。”图尔呵呵一笑道:“也恭喜你的一脚没踢错人。”丝露知道刚才踢刀雨时被图尔发觉了,不由得脸红了一下,吐了吐舌头。图尔看着丝露动人的神态,想起她的名字及夏国人的身份,不由的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个人。但他略一考虑,便没有询问,仍然不动声色。刀雨对丝露说:“多谢丝姑娘。”丝露轻笑,道:“谢我什么,我不踢你你也会明白的嘛,再说踢你的又不是我一个人。”品一风大笑,图尔立时明白了,也大笑起来,场面顿时极其融洽。※※※※大家热闹地喝了一会儿酒,丝露微笑地对刀雨说:“王子殿下此次也是为那个人而来的吧?”刀雨点点头。品一风接口道:“上一次好像姑娘也在场,此次同为?”丝露黯然道:“岂止上次,我已经见过他十二次了!”刀雨和品一风眼睛一亮,刀雨追问道:“姑娘对他有多少了解?”丝露摇摇头,道:“和你们一样,一无所知。”品一风长叹一声:“神龙一现,无人知其踪。”图尔沉声道:“我阅人无数,但从未见过此等人物。但世间有此等大圣大贤之人为何竟然无人知其名?太不应该呀。”品一风点头道:“上次他和王子殿下见过面后,我们也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也想不出他是何等人,只是凭着感觉一直追踪到贵国。但奇怪是,这次他竟然对我们毫不理睬,着实令人费解。”刀雨轻叹道:“得此人可得天下。”图尔摇摇头,说:“没有人可以得到他,以他的大圣贤、大智慧是不会仅仅顾全一个国家的。依我看,他的志向是所有的大陆。”品一风转向丝露说:“丝姑娘见过他的次数最多,对他行踪应该最了解,请丝姑娘透露一二如何?”大家都看向丝露。丝露略一沉思,道:“我是在一年前初次见到他的,此后,据我所知,他每一个月出现一次。他从不主动跟任何人说话,只是四处漂泊,一年间据我知是分别出现在十二个不同的国家。根据他的言行,我觉得他好像在寻找一些特别的人。如果我没判断错的话,他目前至少找到了两个人:图尔陛下和刀雨殿下,我所道的也就这些了。”丝露的话说完,大家都陷入了沉默。半晌,品一风问道:“那姑娘每次都是怎么找到他的呢?”丝露道:“我也不知道,自从见到他以后,只要他一出现,我就能感觉得到。嗯,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看了刀雨一眼,她问道:“我想王子殿下应该也有这种感觉吧?”刀雨点点头,说:“对,这次我就是有那种感觉才找到他的。”图尔饶有兴趣地问道:“如丝姑娘所说,你是一年前见到他的。但在你见到他之前的事,就没有人知道吗?”丝露摇摇头,说:“从未听说过这个人,他好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顿了一下,丝露接着道:“不过,我觉得他好像……好像已经存在无数年了。”众人怵然。半晌,刀雨涩然地说:“姑娘的意思是说,他已经、已经有几千、几万岁了?”品一风瞠目道:“几万岁!难道他是神?”丝露平静地说:“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有几万岁了,只不过每次看见他,我都有一种沧桑且凝重的感觉,就像面对我家那座上古时代的青铜大钟一样,行业资讯给人一种历史的沧桑感。”众人忆起那人的相貌、气质和风范,不由觉得丝露的感觉很正确。蓦地,图尔想起一个人,沉声说道:“丝姑娘这么一说,倒使我想起一个人。”众人望着图尔追问:“谁?”图尔缓缓喝了一口酒,轻声喃喃道:“神从大海中走出,衣着雪白的长袍,教给人类天文、法律、耕种,然后在人类脱离了毁灭后的困难后回到大海。他答应他的子民,在适当的时候将再次回来。”“托尔斯姆坦大神!”品一风脱口而出。图尔点点头,表示许可。看着刀雨和丝露一头雾水的样子,品一风解释道:“托尔斯姆坦大神是前几代文明初期的神,传说是黄金时代的神族成员。他在人类经过大灾难后重建了人间,完成使命后就回到了大海中,但他答应在人类需要他的时候就回来。但是……”品一风犹豫了一下,疑惑地说:“根据记载,托尔斯姆坦大神只是在人类经过大灾难的初期才会到人间的呀,从未有他在人类文明过程中出现过的记载。并且,那是传说啊,已经流传了上百万年了!”图尔摇头,道:“既然流传了上百万年,就一定有它的根源及后继,否则早就没有人记得了。而且我刚才想起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祖父曾经说过,我们这一代文明的初期,托尔斯姆坦大神也出现过,同样是他重建了人间!只不过,这次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继承者——涅圣者!”“噢?‘涅圣者’就是托尔斯姆坦大神?”说到涅圣者,刀雨和丝露都知道了,但他们并不知道涅圣者的来历。丝露问道:“您怎么知道涅圣者是托尔斯姆坦大神的继承者呢?”图尔缓缓地答道:“根据我们图氏一族始祖的秘密遗言。”大家面面相觑,没想到竟然问出了图族的祖传秘密。图尔接着说:“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说给你们听也无妨。我族始祖临终时告诉继承者,托尔斯姆坦大神因为违抗了不准再次救助人类的命令,被其神族处罚。他在被封印前,将自己的部分神灵保存在一个神器内,并放置在人间,而我始祖的长兄图明在无意间得到了这件神器。也许是机缘吧,托尔斯姆坦大神的神灵与图明相和,于是图明就成为了托尔斯姆坦大神的继承者——涅圣者。涅圣者继续进行拯救人类的使命,成为了我们这一代文明的救世神。这件事之所以没有人知道,那是因为托尔斯姆坦大神——也就是涅圣者,担心我们图族成为神的后裔而影响自然发展,禁止我们泄漏图明身体内是托尔斯姆坦大神的秘密。但是他答应我们,做为占用了图明身体的回报,他将保护我们图族一个文明时代。”“噢,原来是这样。”三人都是第一次听到涅圣者的来历,都没想到涅圣者竟然与图族还有这样的渊源。刀雨略一考虑,疑惑地说:“那也不对呀!第一,托尔斯姆坦大神或是涅圣者都应该只在人类明文初期到人间的呀,如果是这样,那个人就不该是托尔斯姆坦大神。第二,涅圣者并不像托尔斯姆坦大神一样回去了,他可是无疾而终的,他的圣墓不就在你们华国吗?”品一风笑着提醒刀雨:“殿下难道忘了‘涅’的意思了吗?”刀雨恍然大悟。图尔啜了口酒,以十分肯定的口气说:“应该没有错的,他就是托尔斯姆坦大神!”品一风接着说:“托尔斯姆坦大神转灵到图明身上,成为了我们这一代文明的神——涅圣者。而涅圣者不可能再回到神族了,于是他就留在了人间,世世转灵。从此我们就有了乾圣一世、坤圣二世、宇圣三世、宙圣四世、宫圣五世、商圣六世。他是在去年的寒羽之年出现的,那么这个人就是——”图尔、刀雨、丝露三人不由异口同声地说:“羽圣七世!”刀雨喃喃自语:“羽圣七世,羽圣七世,终于又出圣人了……”品一风也感慨道:“商圣六世涅后,人间六百年没有圣人了,整整六百年啊……”丝露幽然喃喃道:“六百年……”图尔则沉默,也不知在想什么。品一风忽地一笑,举杯道:“恭喜国王陛下!恭喜王子殿下!此次羽圣出世,看来是要对你们有所扶助,将来二位必有所建树!”图尔和刀雨均是一笑,举杯对饮,并未说些什么。夜色深沉,街上已经不再热闹非凡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宁静。远处,不知是谁家传来了悠扬的笛声,更添加了夜色的宁静。放下酒杯,图尔陷入了深深思虑中。乱世出圣人。羽圣七世的出现,是否就代表了这平静的世界将被打破,和平的人间将会出现可怕的纷乱吗?如果是这样,图尔宁愿这人间没有圣人。人类的和平太短暂了,而纷乱与战争则伴随了人类每一代文明的初始到终结。从第一代黄金文明的毁灭到现在,人类文明已经经历了五次毁灭。为什么人类文明的进步始终伴随着死亡的阴影?进步的最终结果难道只有自食其果的痛苦?人类的归途在何方?怎样才能避免我们这一代文明不陷入这种轮回呢?“陛下在想些什么呢?”丝露的话打破了图尔的深思。他摇摇头,长叹一声,忧虑地说:“我在想,羽圣的出世未必是件好事。”三人一愣。图尔忧郁地说:“乱世出圣人哪!我想,这世界恐怕要大乱了!六百年的和平结束了……”三人的微笑立刻凝固了,随即慢慢地消失了,陷入了深深的忧虑之中。夜色更加深沉了,悠扬的笛声若断若续。平静的夜晚,世俗的人都已经沉睡了,可他们并不知道人,四个不平凡的人正在为他们的将来而忧心……※※※※回到了王宫,图尔的心情仍然十分沉重。一直到分手,大家都在沉思,谁也说不出什么来了。沉重的感觉像块巨石压在胸口,令人窒息。图尔决定和女儿谈谈,也许心情会好些。灵公主没有入睡,听见父亲来了,闷闷不乐地出来迎接。看着女儿红红的眼睛,图尔知道女儿真的很伤心,一种歉疚油然而生。他笑了笑,柔声道:“怎么?还在生我的气吗?”灵公主鼓了鼓嘴不吭声,以示抗议。图尔拍拍女儿的肩膀,柔声说:“好了,别生气了,我向你道歉,我不该打你。”灵公主觉得有些突然,瞪大了眼睛,但仍然不开口。图尔轻叹了一声,带着一丝落寞,轻声道:“我想明白了。虽然我是你的父亲,但我只能给你幸福,不能决定你的幸福。而且,我也没有权利把你送给任何人。我决定了,你的幸福你自己掌握,你喜欢嫁给谁就嫁给谁,好不好?”灵公主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不相信似的问道:“真的!你不是在骗我?”图尔笑着弹了一下灵公主的额头,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只是我真的想明白了而已。”灵公主不由得大喜,一下子扑到图尔的怀里,“谢谢父亲,谢谢!”图尔搂着女儿,感到了莫大的宽慰。乱世将至,把选择幸福的权力还给了女儿,让她可以尽情享受人间的美好,这样,女儿也不致郁闷终身了。拍拍女儿的后背,图尔笑道:“好了,都已经是大姑娘了,还跟个孩子似的。来,告诉父亲,你有没有意中人呀?”灵公主赖在图尔的怀里不肯起来,笑眯眯地说:“当然有了!”“噢?”图尔深感意外,忙问道:“是谁呀,长什么样?”灵公主吃吃地笑着说:“他威武雄壮,身高九尺,腰围也是九尺,头大如斗,双眼似牛……”图尔笑着弹了她一记,“耍我!”灵公主仍吃吃地笑着,紧紧地搂着她心爱的父亲……而此时,图尔并不知道,在极远的夜色中,一个着雪白长袍的人正伫立星光下,他的眼睛映出淡淡的蓝色光芒,就像平静的大海,也像深广的星天。他默默地注视着远方的大地,就像母亲注视着孩子。一颗流星划过夜空,他的眼睛,忽然布满了晶莹的泪水……※※※※第二天一早,图尔下令召集王族长老召开紧急会议。会议开始,众长老见图尔身穿黄色长袍、手持权杖就知道有重要的事情要发生,大家都肃穆不语,等待图尔发言。图尔环目众人,然后双手向天,庄严地说:“各位长老!我,华龙王国第四十九任国王图尔,现在以国家赋予我的权力宣布:由现在起,启用卫国法案!”“什么!”“啊!”“怎么回事!”众人哗然,虽然都已经知道会有大事发生,但大家仍是万分吃惊,场面一时大乱。“安静!”一声苍老而极具威严的声音使大家立刻安静下来,是首席长老图龙。只见图龙起身,向图尔一鞠躬,然后说:“尊敬的国王陛下,我代表长老议会请求陛下给予解释,为什么要启用卫国法案?难道消散了六百年的乌云再次笼罩了华龙王国吗?”众长老都看着图尔,等待他的解释。图尔严肃地说:“尊敬的图龙长老、尊敬的各位长老,不只是我们华龙王国,全世界都已经笼罩在战争的乌云中了!”图尔话一出口,场面再次大乱,一片哗然。图龙高举双手,示意众人安静,然后问道:“尊敬的国王陛下,难道您已经洞悉了什么?”图尔长叹一声:“尊敬的各位长老,请相信,我决不愿意启用卫国法案,但我有理由相信,六百年的和平就要结束。”众人不语,等他继续解释。沉默了片刻,图尔涩然道:“为什么呢?因为,羽圣七世出世了。”华龙王国的十二位王族长老都是图族中最具智慧的人,他们每个人都熟知六代文明的发展历史,当然也都知道羽圣七世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场面一时间极其安静。令人窒息的安静。半晌,图龙长老缓缓道:“陛下,请您将事情的经过详细诉说一遍。”图尔沉吟了一下,就把昨天在酒楼了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诉说了一遍,同时也详细地把丝露、刀雨和品一风与羽圣相遇的过程说给了众人听。图尔说完,众人沉默不语,脸上阴云密布。半天,图龙长叹一声,淡然道:“如陛下所测,那个人就是羽圣七世了……”众人只觉得心沉了下去,一股寒意笼罩在心头。图尔的猜测被图龙证实,那就真的表示和平结束,战乱将至,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不过,虽然战乱将起,但我们也不用太过忧虑。”图龙缓缓说道。他微闭双目,如古井般不起波澜。“羽圣已经给陛下做了警示,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做准备。而且,托尔斯姆坦大神会保护我们。”一提起托尔斯姆坦大神,众人均感到了欣慰。他们都知道托尔斯姆坦大神曾经许诺要保护图族一代文明。“虽然托尔斯姆坦大神会保护我们,但如果十二大陆全面爆发战争的话,我们的子民同样要遭受战争的荼毒啊。”图尔忧虑地说。想到和平不再,亿万人民将饱受战争之苦,图尔不由有些哽然。“唉,天命难测,我们还是及早准备,把损失降到最低为好。”图龙长老缓缓地说,他注视着忧伤的图尔,劝慰他:“陛下不必过于忧虑,神与我们同在。”图尔摇摇说:“知命而为吧!”图龙轻叹一声,说:“卫国法案一事不应张扬,请陛下定夺。”图尔点点头,说:“我也是这个意思,目前就执行第三级吧,请各位长老各司其职。散会。”图龙带领大家向图尔敬礼后离去,开始执行卫国法案,剩下图尔呆呆地独自坐着,思绪混乱。图尔正在胡思乱想,侍卫进来报告说新世国王子刀雨还有长老品一风求见,图尔忙让人把他们带来。不一会,刀雨、品一风二人进来。行过礼后,刀雨说:“父王,我此次是来向您告别的。”图尔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轻叹一声说:“你也明白了?”刀雨忧郁地说:“羽圣七世出现,天下将大乱,我得回国禀告我父。新世国地处强国之围,我们得及早准备。”图尔点点头,说:“你是应该及早回国,你父很需要你。”刀雨说:“我此次回国,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父王,不能尽孝了,请父王恕罪。”图尔一笑,“你只要记得在东方的华国有个名为图尔的父亲就可以了,如能有缘,你我必能相会。”刀雨单膝跪倒,恭敬地说:“您永远是我心目中的父亲,孩儿告辞。”图尔想起一事,忙说:“等等。”说着从书台里取出一份文件,说:“我本应送你些礼物带回的,但想你归心似箭,归途又很遥远,恐怕不太方便。这样吧,我送给你一份轻便的礼物。”说完将手里的文件递给刀雨。刀雨疑惑地接过这份文件,打开仔细一看,不由吃了一惊。图尔淡淡地说:“华国在所有的大陆均有正式及秘密的部门,每一个部门均有大量的后备人员、资金。这是北方第二大陆的布置联系图,上有详细的联系方法,将来有需要的时候,你就按着这个图凭我的戒指进行联系,你可以动用所有部门的人员和资金。”“这……”刀雨不由得心潮澎湃,哽咽着说:“父王对我太好了,孩儿无以回报……”这份文件,可以说是华国在海外众多宝库的其一,对于一个处在强国之围的新世国来说,在危机的时候甚至可以凭此起死回生。刀雨与图尔认识不过一天,他就把如此天大的秘密交给了他,对他如此信任,其恩德真是如同再生父母,刀雨怎能不感动万分?刀雨的眼泪在眼眶中晃动,万分感动地说:“父王放心,我新世国不到生死存亡的紧急时刻,决不动用这份文件!”图尔的眼睛也湿润了。他一见刀雨就备感亲切,很是投缘,同时也是他敬仰的刀林道之子,更重要的是,他坚信羽圣看中的人绝对没错。想到战乱将至,刀林道父子虽然是不世之才,但毕竟只是中等国家,被围在德意志王国、新墨王国和斯坦王国这三个大国中间,战乱一起,如何同人抗衡?而华国是东方最强大的国家,无论是财力、物力、科技、经济还是人口都为东方之最,相信在乱世中自保是不成问题。所以图尔才决定把海外的宝藏赠与新世国,以免刀雨父子亡国。同时这也是图尔的一项谋略。此举等若是与新世国结盟,这样两国将在东、北大陆遥相呼应,无论是战略上还是经贸上,对两国均是百益无害。品一风也跪倒在地,眼含热泪道:“新世国四千万国民永感陛下的大恩大德!”图尔起身扶起二人,真诚地说:“财富是人创造的,当然要服务于人。这些财富将来如果能够解救千万人的性命,就是起到了真正的作用,用到哪里都是一样的。再说,华国与新世国都是同一个种族,在上个时代还同是一个国家的子民哪。唉,我不留你们了,国事重大,你们早早起程吧。”几人挥泪告别,图尔想到再次相见遥遥无期,不由地分外伤感。

原标题:土库曼斯坦与阿富汗研究合作推进阿铁路建设 来源:驻土库曼斯坦大使馆经济商务处

,,可以赢游戏币斗地主游戏
相关文章
  • ”克莉斯蒂眼中泛着泪光

    娜路丝元帅匆忙来探访程石,带来了一个颇为重要,有关射手城邦阿布少主的消息。“你的猜测没错,瑞查伯爵派去赴约的使者果然碰壁而...

行业资讯

回到顶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手机版面对面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